《震惊!flag和小墨竟遭5618疯狂迫害》



  • Now Loading 。。。。。。



  • 大概在2019年八月二十九日的时候,mochenmo通过QQ联系我问我会不会写剧本
    WDNMD开学前几天你才来找我
    算了我拿出以前放学公交车上码字的毅力接下了这个任务
    这里是直播创作过程和连载已经写完部分的地方,一般我每周更新一次状态,催更也可以来



  • This post is deleted!


  •     2019-08-29-周日
        来自mochenmo的剧本委托
        WDNMD我从来没写过剧本
        阿伟你立刻马上给我出来准备受死
    
        2019-09-02-周一
        算了算了,既然他把委托给我,我就得把剧本写得好,那么,事不宜迟,开工。
        墨其实已经提供了框架,其实他上次在B站相册曾经提到过他的构想———大意就是新一代堆叠直接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利益,然后墨遭到各种暗杀,最后讨论下来的是他让flag带走技术和图纸,自己主动坠入虚空引开敌人———只不过这次第二代铁厂7254堆叠已经变成了第三代铁厂14336堆叠(看来技术的更新换代还是挺快的),剧情里flag和他是有相同理想的人,类似同样被逼上梁山然后flag帮墨突围于是两人结识。关于技术和图纸可以藏在哪里flag给出了牙缝里的选项———看来应该实现不了,另外我也不知道flag既然说自己啥都不会那么又是如何加入TC,我觉得可以就让她往TC逃———具体情节仍然一筹莫展并且剧本的十分钟播出时限相当麻烦,目前还在想办法。
    
        2019-09-04-周三
        该剧本在时间线上肯定要远早于《我们是冒险家:起航》。实际上我有一个主意:直接把该剧本整合到《我们是冒险家》的世界线里,因为《我们是冒险家》的设定中被永久禁锢在虚空的人并不是救不出来的,这样一来复活him的时候可以顺便把墨一起复活了。墨曾经提到过雨林小镇的设定(和平区域不准闹事,造房子的规划什么的都要大家投票决定),可能这个时候他就梦想着会有这个地方了。
        虽然这个时间段肯定还没有FTL跨服折跃,但是也没必要把故事的发生地设定为纯净原版生存服务器嘛———跨服传送模组什么的还是可以来一个的,当然跑去借(抄)鉴(袭)一下《远古大陆》的该方面设定也是可以的。(话说北鲲应该不会看到这个吧)
    
        2019-09-05-周四
        话说那么现在我这边又有一个主意,可能________________等一堆人准备找人刺杀墨的时候墨只是完成了技术和设计图雏形并且放出了预告,然后和flag一路躲藏的过程中一直在完善设计图,否则为什么最后他甘愿自己牺牲前面还得连累flag保护他———估计也包含着“设计图还没完成我还不能死”什么的,最后牺牲自己也确实可以是东西已经全部完成让flag带走了,自己已经彻底了无牵挂也不想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否则为什么并不是和敌人同归于尽或者和flag一起走什么的———已经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于是这么做也没啥意义了)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打算在TIS论坛直播创作过程,但是只连载想法或剧本,还是都直播出来?先不想了,正文还一个字没动呢。
    
        2019-09-06-周五
        今天上海雨好大
        这样好了,墨已经知道有人追杀自己,行李打包脚底抹油,甚至临走前火烧自己家想制造另一批刺客放的火自己已经葬身火场的假象(这个也就可有可无啦),但还是让第三批刺客追上,然后被flag救下———甚至雨林小镇的世界树说不定就是当年自己家树屋的树种后来在TIS进树场造出的木材造起来的,但是还在想他可能会是怎么知道的,早就知道有人看自己不顺眼并且也知道第三代堆叠已经接近研发成功的消息(不知道谁泄露的)让他们认为非立刻动手不可了———这个梁子估计在第二代堆叠时可能就结下了,可是剧中怎么表现出来这又是个大问题
        另外mochenmo同意我在贴吧直播了,明天开始


  • @Species5618 以后就在这里更新创作笔记吧



  • 序幕(以及OP ?)
    场景:森林之中,热带雨林群系,在可能是森林中最高最大的一棵树底下。从地面往上看,树上固定着一座树屋,里面亮着灯说明应该有人在里面。这座树屋离雨林镇其他的建筑都保持着些许距离,雨林镇所有的建筑都由空中栈道相连,地面通常都不怎么安全———比如各种野兽毒虫啊什么的,并且地面上即使是大白天,透过层层树叶照下来的光本来就不算多,更何况是这种月黑风高之夜,因此如果地面上发生了什么事,基本上不可能有人会注意到。
    时间:已经说了,月黑风高之夜,非常的黑,但也肯定不会黑到什么都看不清的地步———那样什么也拍不成,并且上面的建筑和栈道的照明可以透光下来。
    三个穿着全套绿色皮革装备(光学伪装+不容易发出金属碰撞声)的雇佣兵潜行走向这棵大树,三个人在树底下站定,互相点头,其中两个人开始抓着藤蔓爬树,直到分别爬到靠近树屋左右两侧窗口又不足以暴露自己的地方,地面上那个人则站在树屋正门通出来的栈道下方,扔了一发火焰弹
    栈道被直接炸掉(/summon一个零秒延时的TNT就行),下一gt,树上的两个人打破了窗子,镜头切换到树下以回避破窗而入的镜头(原版MC没有这种动作,除非要拍的是MI动画,否则也只能这么做),第三个人则用火焰弹瞄准树屋正门,这样一来树屋里面的人就百分之百逃不掉了。
    当然,前提条件是树屋里真的有人。(按树下的人的视角来说,树上什么声音都没有)
    雇佣兵A(环顾室内):见鬼。
    雇佣兵B(关上箱子回过头来):啥都没有,除了些根本无关紧要的东西。
    (两个人先后顺着藤蔓准备要往下滑)
    雇佣兵A:让他跑了。(一路下滑至地面)
    雇佣兵B:很聪明,不熄灭灯火,让人以为他还在里面———等等,地上……那是什么?(按住shift停止下滑)
    雇佣兵C:我去康康(地面上大致成一直线散放着几段丝线几个石按钮,从这里一直向远处延伸看不到尽头)
    雇佣兵A(跟过来):像是某种早已彻底坏掉的溜索,可是……看新旧程度又不像啊。
    雇佣兵B(也跟过来):更有可能在架设时就被故意设计成用过一次就会彻底散架———多半就是作紧急逃生之用。
    雇佣兵C(直起身来):要追过去吗?
    雇佣兵A(直起身来):估计早在我们到达之前就被使用,否则刚才潜进来的时候不可能啥都没听见。就这样追过去意义不大:好不容易寻至溜索尽头却只发现对方早已换乘其他逃生工具离开?而且这样实在太危险了。
    雇佣兵B(叹气):唉……只能先回去报告了,老板应该不会刁难我们,毕竟他可是雇了……(直起身来)几千个雇佣兵只为杀一个人?三倍的报酬只为让我们别去深究对方身份以及为什么要干掉他?(抬头望天,画面同步上仰并逐渐变黑)可是……为什么呢?
    (注意,雇佣兵ABC只是区别一下是谁在说话,两个不同部分的剧本同一个代号的雇佣兵最好是换一个人来演)
    (mark,2019-09-08-周日)



  • 此处应有标题不过我想不出来
    Part1:(恰饭画面要不要随你便)
    (画面:一片黑)“我讨厌这份工作”
    (画面:比较暗,因为是傍晚,暮色之中,只要别暗到什么都看不清就成)“但是这个服里没人比我做得更好”(从玩家腿部的高度拍摄flag跑过镜头———疾跑)
    (flag靠在树后面隐蔽自己,仍然从腿部高度拍摄)“矿业协会都是些坏人,我接了这委托,但我要反其道而行之”(让flag用她的皮肤改一个夜行衣皮肤出来,穿着黑色袍子,兜帽戴好,只露出脸)
    (场景:随便一片草地就成,来个航拍视角,墨双手同时举盾潜行后退,盾上已经插了几支剧毒和瞬间伤害药水箭,但是几秒之后他已经不能再后退了因为后面就是个峡谷,峡谷另一边的后面有小树林,flag就躲在其中一棵树后,这里不要拍到flag但是下一个镜头必须让大家知道flag躲在哪里)
    (flag已经穿上了鞘翅,左手烟花右手珍珠,潜行躲在树后暗中观察,注意露出的是靠右侧小部分身体)好机会,这样同时我的存在也不至于暴露。(以上台词都是flag说的)
    雇佣兵A:再见了,我的猎物。(放箭,可以调慢游戏速度慢镜头拍摄飞行的箭矢)
    flag:现在!(扔珍珠,同样可以慢镜头拍扔出的珍珠)
    (同样可以慢镜头,墨被射下悬崖)
    (现在不是慢镜头,预先在峡谷底下挂个磕了隐身药水的bot,在小墨摔下悬崖离开镜头的1gt后,给这个工具人多/practicle一些烟花粒子效果以及/effect两秒钟的70级漂浮,别忘了延时两秒钟之后再用命令(没错这个命令不能定时,我忘记关掉是什么命令了,我的世界Wiki都有,我这里网速有问题卡的不行所以查不了)关掉粒子效果———注意,这里拍摄的时候镜头上移的慢一点,体现飞的特别快,以及避免让观众发现粒子效果的源头不是flag带着墨在飞———原版MC没有这种动作,所以也只能这样搪塞过去)
    雇佣兵A(以及躲在周围各个地点的其他雇佣兵都跑到峡谷前面抬头看天):见鬼
    (此时的天色应该黑到夜行衣flag穿着鞘翅在天空滑翔时只要不点燃烟花就没人看得清的地步———这就是夜行衣的用处:原版MC没有带着一个人滑翔的动作,所以也只能这样搪塞过去,并且这样还有一个作用:即使有雇佣兵有鞘翅烟花,在根本看不清对方往哪个方向逃遁的情况下也是完全没法去追的)
    (拍个夜行衣flag鞘翅烟花飞向随便哪个小山包,小山包上做个帐篷,帐篷门口要插火把———此时天色已经实在太黑啥都看不清)
    墨(从腿部高度拍摄潜行的墨掉在帐篷门口):……(喘粗气,因为惊魂未定)为什么要救我?还是你想独吞赏金?(在后一句同时镜头向上拍摄,主躯干底部进入镜头中心位置时结束潜行,头的下半部分完全进入镜头时抬起头来但不要抬的过快)
    flag:(用回大白熊小姐姐皮肤,手里拿着被染成黑色的皮革胸甲充当刚刚脱下来的夜行衣,边说话边把这“夜行衣”,左手手里的烟花和背上的鞘翅收回物品栏)看他们为什么要杀你而决定……哎?(按住shift仔仔细细审视墨的全身)……墨沉默?
    墨:……你知道我?
    flag:(叹气)谁不知道你啊……我想我大概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杀你了———先进来吧,烤烤火,坐下聊。(走进帐篷)
    (mark,2019-09-12-周四)



  • 咕咕咕,每天只有时间码几个字,下周继续更



  • Part2:
    (随便搭个帐篷,里面随便放点工作台熔炉铁砧啥的,如果你能找到可以让玩家坐在地上的插件那最好,如果没有……那挺麻烦的)
    flag:你……唉……你能说人话吗?
    墨:行吧行吧……村民每六秒判定一次村庄,村庄在没有村民的情况下可最多保持六十秒不解体,这个听得懂吧?
    flag:嗯
    墨:让村民保持在这个村庄六秒钟把它堆起来,然后移动到下一个村庄再去堆起来……只要在六十秒结束之前回到这个村庄六秒钟把村庄续一下就行,这个听得懂吧?
    flag:噢原来是这么“一个村民控制多个村庄”的啊
    墨:……终于……所以这样两个村民就能控制512村,这样一来这个架构最多可以堆叠一万四千三百三十六个村庄,理论效率大概能接近600k,并且……
    flag(打断):而这严重威胁了矿业协会的利益,所以你就沦落到现在这个亚子了———这我猜都猜的出来。但是你并不知道矿业协会动用各种手段封锁了全部的消息,这样一来就没人知道你被追杀,虽然现在你在服里还算是有点名气,但要是这次我晚了哪怕只是一步,几年之后根本没有人会想起你来———好吧我之前一直以为矿业协会也就是些透视挖坑的(哔———),倒还真没想到……
    墨:呵呵,有见过出生点的256堆村吗?矿业协会的标志性建筑?是不是听他们说那是远古时期的玩家建造的,后来被矿业协会重新发现并且修好?那玩意儿TM是全服基建的时候我自己肝的!后来我去其他服旅行去了几年,回来就TM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个矿业协会把它给占了!
    flag目瞪狗呆
    墨:……唉……往事不提也罢,我本来也是想用这个新架构来打他们的脸面……罢了,只是堆叠设计图还没完工,看来我还得多活几天……
    flag:可是你也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啊,我不认为你能顶得住成千上万的雇佣兵,他们可不会在干掉你之前先问一句你是谁的……对了,我有个朋友在TopologyCraft服务器,我叫他老仙,(0.0)点位置有跨服传送点,要是我能把你送过去……我们先沿着搜查范围的外沿进行机动,然后找搜查薄弱点见机行事。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跑到他们的背后去!
    (拍帐篷外景,镜头逐渐拉远)
    墨:我……们?喂喂喂!我可从来没说过要和你组队啊!
    flag:没有你选择的余地!(同时画面逐渐变暗)
    (mark,2019-09-16-周一)



  •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友情链接

魔茶国际
Powered by TIS